标签: 自由作文150字左右

吴啊萍自述用6年时间实现财富自由还用代号“慕尘”在网上发帖

No Comments

“蛮励志”。吴啊萍自述用6年时间实现了财富自由,她在某乎上用慕尘这个代号发了一些小文,从文章里可以看出来她有个富裕的爸爸,父母对她很是宠溺。一毕业第二年转正后,她爸就拿了购房首付给她买了一个她认为的“老破小”。

这间老破小的房子在2014年的南京达到了一万七八一平方,位置是相当好了,估计她父亲已经想到了学区房概念,为未来的外孙做了妥帖的准备。可怜天下父母心,一定没有想到啊萍最后精神出了问题,辞了职还做了居士。

吴啊萍在工作的第5年就已经心心念念的想离职了,她在文章中说要不是要还房贷,她是不会再熬下去了。她已经打算在29岁离职,还要靠自己爹帮着清了房贷。终于在一篇3年前的文章中也就是2019年,她说经济问题已经解决,按照推测她的房贷还清了。

这个靠着镇静催眠药物才能入睡的护士终于离开了她不喜欢的工作,去做了居士。从她的只言片语可以看出来,太过宠溺的家庭环境造就了她天真,极端,又有点愤青的性格。

再加上抑郁,常年失眠焦虑,使得她容易出现幻觉,而花3000摆几个日本鬼子的牌位就可以替自己消除梦魇又显得她很幼稚,完全不像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还是北京的名牌医学院。

2022年7月22日,一则新闻冲上热搜,瞬间引爆了14亿国人的愤怒:南京九华山公园玄奘寺地藏殿,常年供奉日本战犯长生牌!

新闻中提到的地藏殿,地处于南京九华山公园的一座玄奘寺内,其中供奉了至少四名曾参加南京大屠杀的主要罪犯。

在曾经发生“南京大屠杀”这一悲壮历史的城市,竟然还能有寺庙供奉这些罪魁祸首,消息一出,举国愤慨!

然而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些牌位早在2018年就已送入寺庙接受南京民众的香火供奉,这实在让人愤怒,也让人疑惑:究竟是谁将牌位供奉在此?又为何过了四年才被发现?玄奘寺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寺庙?还有,寺庙的住持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事件的爆料者是一名网友,化名小北。他于近日刷到了有关“南京玄奘寺地殿内供奉日军战犯牌位”的视频,对此他深感不安,常年居住于南京的他,实在不能接受这样的现实,随即决定一探究竟。

在遭受过30万同胞被屠杀的城市,这里不被允许在“南京大屠杀”公祭日穿着和服或日本水手服出行,甚至一度不能接受日产车辆行驶在南京的街道。

然而,就是在南京市民对日本饱含着极大的战后憎恨的情况下,南京的寺庙竟然还能出现日本战犯受着南京市民香火的情况,这究竟是真是假?一切也随着小北的探查逐渐浮出水面。

来到玄奘寺,小北顺着视频的线索找到了地藏殿,在地藏殿内最显眼的位置,赫然摆放着六个牌位,其中四人为南京大屠杀主要战犯:松井石根、谷寿夫、野田毅、田中军吉。

他们的名字全部以“友”开头,似乎是为了掩人耳目,但这也可能是他们能够逃脱审查供奉在此的主要原因。

松井石根:日本陆军大将,是曾驻扎过中国13年的“中国通”,这也成为了他带领日军冲入南京的伏笔。他是大亚细亚鼓吹者,更是南京大屠杀的主要责任人之一。是他纵容部下展开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也是他在远东军事法庭上巧言善辩。

他在1945年被盟军逮捕,1948年11月12日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接受审判,最终判定为甲级战犯,判处绞刑,12月23日零时被押往东京巢鸭监狱行刑。

谷寿夫:当这个名字出现在搜索栏,弹出来的词条便是“谷寿夫玩弄中国姑娘情景”,多么细思极恐,多么骇人听闻!

他是日本陆军中将,更是侵华日军乙级战犯。他在1937年12月13日第一个冲进南京,迫不及待地展开了为期40多天的大屠杀。我被俘军民遭其部下用机枪集体扫射而死者有19万人,零星屠杀15万人!

1947年2月6日在南京军事法庭公审后判处死刑,4月26日被押往雨花台执行枪决,憎恨他的南京民众聚集在此,连绵数里、骂声不绝。

野田毅:日军下级军官,丙级战犯,南京大屠杀中骇人听闻的“百人斩”竞技赛正是由他开始。他在“竞技赛”中挥舞着军刀,野蛮地砍杀了中国军民105人,甚至认为这是件很愉快的事!审判长石美瑜在宣判中曾说,他们以杀人为乐,其穷凶极恶的程度无人能比,实在是人类害虫。

这样的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1948年1月28日,野田毅被押往雨花台执行死刑。

田中军吉:陆军大尉,常常穿着白衬衫,戴着军帽。当年在南京挥刀斩杀手无寸铁的中国军民时,正是这幅着装。从中华门到水西门,他杀遍南京城,砍死300余人。山中峰太郎所写的《皇兵》一书中详细记载了他的杀人经过,1948年1月28日正午12时,田中军吉被绑赴南京雨花台执行枪决。

历史的屈辱让我们14亿同胞久久不能忘怀,这些刽子手却能够在屈辱未过百年的情况下,堂而皇之地将牌位供奉在南京,这是赤裸裸的讽刺,更是明晃晃的警示!

忘记历史就是背叛!勿忘国耻,铭记历史,是我们身处当代和平世界应当对先辈的流血牺牲所作出的承诺,也是我们对自身及国家的交代。

然而,南京这座亲身经历过痛苦磨难的城市,应当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日军当年犯下的罪恶,更比任何人都要敏感有关日本的所有话题。

这其中必定隐藏着什么原因,揭开真相势在必行,首要任务就是彻查这座玄奘寺及住持!

被爆的寺庙地处南京,却供奉着日本战犯,这到底是金钱的诱惑,还是信仰的没落?

玄奘寺位于南京市玄武区北京东路九华山公园内,北临玄武湖,东接太平门,西临台城,它的历史就曾与日军侵略有关。

1942年初冬,日本侵略者在南京大肆搜刮,途径雨花台报恩寺,兴致勃勃地来到此地,在三藏塔遗址处四处挖寻,终是挖到了一石函,函内供奉着玄奘大师的顶骨舍利。

经上说,舍利子是一个人透过戒、定、慧的修持、加上自己的大愿力所得来的,它十分稀有且宝贵。对于寺庙来说,高僧的舍利是圣物。而日军却在挖到后强行占为己有,最终在南京人民的强烈抗议之下,才仅仅归还了部分顶骨舍利。

1943年初,玄奘大师的顶骨舍利被存放在九华山上的一座砖塔,名为三藏塔。直到2003年,才改为如今的玄奘寺。

2022年7月22日下午,事件一经曝出,南京市玄武区民族事务局立刻展开调查,并立即对寺庙进行了整改,截至22日晚,最新消息指出,玄奘寺住持传真(俗名李义将),已被撤除主要负责人职务,并将玄奘寺关闭整顿。

但也有许多网友表示,从2018年开始,迄今为止已过去四年,为何没有相关部门检查并发现?如果没有网友的正义发言,是否又会将这些战犯牌位永久供奉?

面对这些疑问,政府部门深知工作出现了纰漏,一切都按相关程序执行。玄武区委按程序免去了相关负责人的职务,对市级负责人予以了停职检查的处罚。

结果出来后,算是暂时缓解了民众的愤怒,但是对于供奉日本战犯的主要人物——住持传真,网友们还是翻出了他许多“黑料”。

传真法师是安徽人,法号正宏,于2003年起担任玄奘寺住持,毕业于南京大学历史系。在所有人眼中的出家人应是“六根清净”,但这位传真法师却十分“眷恋凡尘”。

据公开资料显示,他不但是南京两座寺庙的主要负责人,甚至还在六家公司中分别担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并持股的身份,引起网友们的震惊:万万没想到方丈都有商业版图!

从其代表的公司的经营范围可以看出,其中包括了养老、百货、旅游、学术研究、文化、影视及佛教文化用品开发等。

后来,他倒似乎做了几件“好事”,曾先后筹拍了两部抗日电影,其中讲述的正是有关南京大屠杀的过程,但可笑的是,其中一部电影后来因经费账目不明等原因,传真法师与合作公司打起了官司,公映六年打了五次,争议不断。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传真身为僧人竟然还曾“投身官场”。2005年10月,传真曾报名参选南京市宗教局副局长,只不过后来因“不符合条件”未通过。

但他又通过别的途径当上了南京市政协委员、江苏省佛教协会理事、南京市青联常委、南京市佛教协会副会长等等。

然而,当网友们深究后发现,最令人震惊的远不止于此。为了敛财,传真法师不在寺庙中潜心修习,反而在数次商业活动中现身,甚至涉足美容行业。

2021年5月的一次商业活动中,传真现身一间名为“朝晖美容”的宣传现场,止不住地夸赞,又在宣传演讲中数次提到:自己也在使用美容卡!因此快60岁的自己,才能如朝晖一般美丽。

要说方丈如何处理他的“身外事”是他的自由,那供奉日本战犯可就不能随意而为了。据网友爆料,玄奘寺供奉牌位的价格大约在3万-5万,好一点的位置更贵!单看几名日本战犯被拍摄的位置,明显处于殿中最显眼的位置,那这份“香火钱”的数额之巨实在令人难以想象,稍加计算,大约也已十万好几。

如果要说住持及僧众收取这笔费用并无冒犯南京之意,那四个明显的、且连续的日本人名出现在此,为何他们却照单全收呢?

其中的细节让网友愈加难以想象,一个佛门清净之地,本该供奉着对国家、社稷作出杰出贡献的好人,如今却将制造惨案的刽子手奉于殿中,这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

这样的寺庙,不再是人民信仰的佛教善堂,也不再是神灵聚集之地,它充满了污秽腌臜之气、铜臭腐朽之风。

可能,当真相被揭开,玄奘寺无论牵涉与否,它都不再会被世人接受。当信仰被折现,所有的后果也应当自行承担,不是吗?

最后再来看这个将牌位立于南京玄奘寺的供奉人“吴啊萍”,他的身份扑朔迷离,从事件爆料至今,依旧没能查到其真实身份,难道我们只能任由“真凶”逍遥法外吗?

1948年11月12日下午1时30分,远东国家军事法庭的厅长卫勃在宣判中说道:“所有日本被告,有罪!”从那一刻起,南京30万罹难同胞得以安息,幸存的南京人民也得到了些许慰藉,日本战犯也在此刻永远被人类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之上。

但是,时日未过百年,妖邪之风再度上演!日本战犯牌位竟然堂而皇之供奉在我南京寺庙数年之久,愤慨、耻辱、憎恨充满我心!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玄奘寺的附近,就是当年给刽子手们行刑的雨花台,将罪犯的牌位供奉在此,究竟是何用意?

对于这种挑战国人良知、分裂民族感情的行为,背后所做之人其心可诛!然而,事件爆料至今,由于这位供奉人“吴啊萍”隐藏得极好,仍未查获,所以许多网友便忍不住为相关部门“出谋划策”。

有网友称:吴是日本一个非常重要的军港,若将“啊萍”代入日语中,联系起来吴啊萍的真实含义或许是日本海上自卫队第一护卫队群。

如果分析成立,那南京可能已有特务潜入,不过在这个基础上,还有网友分析出,或许这个名字代表的含义是生活在江南地区的日本人后裔。

经过舆论的持续发酵,“同名同姓”的人也相继被扒了出来,一好心网友表示,自己的前同事与“吴啊萍”同名,曾经是鼓楼的护士,如今已然出家了!

不得不说,网友们的“挖掘能力”与“想象力”的确强大,但在没有得到官方宣布的情况下,也千万不要“上纲上线”。

事件发生到这里,官方还在努力探查真相,我们也应该给真相一些时间。或许“吴啊萍”本就不是单独的一个人,有可能是一群人,也有可能是一个组织代号,官方没有通报之前,一切都只是假想。

再来看“吴啊萍”供奉日本战犯的“神操作”,为了避免僧人注意,他先是将战犯们的名字前,多加一个“友”字,企图混淆视听,后来又有人发现,与战犯们一同被供奉的还有一位好人。

她是一名美国传教士,名叫明妮·魏特琳(Minnie Vautrin),中文名叫“华群”。她在1912年来到中国,推动了中国女子教育,合肥三青女子中学就是由她一手创办。南京大屠杀期间,她见证了灾难,心中对中国难民生出同情,便将自己所在的学院改成了收容妇女难民的难民所,拯救了无数的战争难民。

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却被歹人以恶毒之心,将她与刽子手奉于一处,这到底是为了讽刺华群,还是为了践踏中国人的良心?

其背后之人的真实心态我们不得而知,但事件的持续发酵已经逐渐变得不可控制,7月22日下午,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玄武门派出所也表示,将会对“吴啊萍”这个身份展开详细调查。

如此,我们也只能静候佳音,但更可气的是,还未等到歹人落网,事件的爆料者小北,却自称受到“网曝和人肉”。

小北表示,当初前往玄奘寺取证就曾受阻,不但遭受威胁,甚至还被“泼脏水”说他居心不良!与小北同去的另一位博主也表示,来到寺庙后,先是找了住持对峙,住持和一众僧人也直接承认,供奉的就是日军头目!

遭到威胁后,小北说:“我相信每一个中国人看到这件事后都会和我一样,我不怕他们报复,我对得起30多万遇难同胞!”

听到这里,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对于将罪恶公开的好人,我们予以“网曝”,如果以后的网络都将延续这种风气,那正义又由谁来声张?歹人又由谁来曝光?

再细看小北二人所说,寺中僧人原是知情者,虽说替亡灵超度本是他们的职责,但渡恶鬼往生却是逆天而为!我相信他们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要清楚!

我们绝不纵容中国再次出现“汉奸”,也绝不放过任何一个企图对中华民族不利的罪人。

最后,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官方发声结束: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侵略者所犯下的严重罪行!民族感情不容伤害,期待一查到底!

自由撰稿人的态度

No Comments

在网络时代,自由撰稿人被称为写手,而不是作家。他们有充分的生活保障,创作始终都处于边缘状态,周围没有很多捧场的评论家,也没有很多慧眼识英雄的编辑大人,仅凭自己的写作来赚钱谋生。他们的态度基本上可以称为被左右的态度,而只有一小部分向往精神家园,不太在乎收入,对付着过日子,不过不能长久,很快就会蜕变为另外一类,就是以赚取稿费为目的不择手段,粗制滥造,一味迎合读者口味,成了造句高手,抄袭高手。于是,自由撰稿人就再也没有话语权了,成了被公众消费的文化快餐制造者,甚至成了以写稿赚钱为业的无操守,无下限的写手。

原来的自由撰稿人是文化市场的活跃分子,也让文学从贵族走向了平民化。他们不仅要同编辑打交道,更要同书商们谈生意,不仅为大众制造精神食量,也为自己换取生活费用。由此来看,自由撰稿人未必自由,除非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和财力支持,不然只会受制于拮据的生活,为了谋生,以文换饭,以文媚俗,文章可以称批量制造,还可以进行剪贴、复制,制造各种谣言和传闻,以至于很多写出来的文章都成了文化垃圾。如此一来,文章成了商业化、平民化的娱乐方式,再也不是经国之大业,千古之盛事了,而是与形形的信息混杂在一起的东西,在媒体上昙花一现,也就失去了价值。

而一部分自由撰稿人仍然抱着理想,要“我手写我口”,抒发真情,保持原创,一步一步走下来。虽然挣钱不多,生活很艰难,但他们痛并快乐着,不甘心商场上的尔虞我诈,不羡慕官场上的溜须拍马,也不想在繁缛的公文中消磨精神追求,直接辞掉工作写作,带着一些理想主义色彩,以一种比较冷清、孤寂的生存方式与这个喧嚣与浮躁的时代对话,坚韧地守护着生命的艰难与写作的浪漫。他们用这种写作方式来呵护尚未荒芜的精神家园,成为社会的良心,美的孜孜追求者。但是,时间长了,他们要么成长为异类,要么从了流俗,成了媚俗的写手。毕竟,资本推动着媒体的建设,需要大量写手诞生,更需要写手们与资本保持一致,成为资本宣传的喉舌。

于是,为了迎合资本的需要,保持自身人格独立的自由撰稿人正在慢慢消失。毕竟,“文章都为稻粱谋”,按照功利主义的说法,写文章不赚钱,为什么还要写?在审核很严的情况下,写文章抒发自己的独特见解就成了冒险的事,很容易“因言获罪”。既然不赚钱,又很容易冒险,为什么还要做呢?仅仅为了道德的需要?还是真相的需要?

或许,在资本推动的世界,道德和真相都是资本需要的道德和真相,和真正的道德和真相相去太远,而写手们所要维持的正是这种虚假的繁荣,是一本正经说谎话的套路,是为自己谋点钱财的方法。

曾经的自由撰稿人很让人羡慕,也很神圣,到现在资本推出媒体平台之后,自由撰稿人成了写手,成了日写一万多字甚至几万字的网络小说作者,成了大而无当的图文作者,成了以文字为摇钱树,巧舌如簧,连篇累牍地编造花边新闻的公众号作者。于是,为了赚钱,他们蜕变为写作的机会主义者,没有信仰,没有理想,没有自己的观点,一味蹭热点,人云亦云,当然也能吸引不少的流量。并不是读者没有什么见地,而是媒体上都充斥着这样的文章,让读者看也得看,不看也得看————满眼都是,不想看也就看了。时间长了,读者认为这样的文章就是常态化的文章,也是所谓的好文章,从而忽视了真正的严肃文学,也忽视了真相的发现与探究。一切都由资本操控,由权力操控,那么热点事件,以及由热点事件滋生出来的大大小小的媒体文章就都成了被资本和权力操控的对象,毕竟,写手们没有太多的操守,只是注重蹭热点,积攒流量赚钱。于是,自由撰稿人再也没有那么清高,再也不会捍卫写作的神圣,而是成了被金钱收买的涂抹着文化口红到处招摇撞骗的写手。

当然,还有极少的一部分自由撰稿人保持了个人写作的独立性,不为功名利禄打动,深居简出,孜孜以求,虽然产量不高,但可以拿出有分量的著作,让人们享受精神的盛宴。只是,他们并不怎么赚钱,而是生活清苦,精神矍铄。而那些媚俗的自由撰稿人整天玩弄文字游戏,借以吸引流量,获得一点可怜的收入,还梦想着写出伟大的作品,一朝成名,其实都是白日做梦。更有甚者,直接成立公司,让公司职员批量化生产图文和视频,都是剪切出来的,加上机器制作,基本上就连写手都称不上了,称为文化垃圾制造公司。但这些公司还是赚钱的,能蒙骗不少读者和观众。还有的写手成了“水军”,赚一点钱,却丢失了人格,真的成了文化市场打手的帮凶。

反思一下,还是平台出了问题,审核机制出了问题,不然怎么会把好端端的自由撰稿人变成了没有操守的写手呢?在资本的时代,或许反思平台问题,还不如反思如何赚钱更实在,这就是资本的力量,也是自由撰稿人的态度或者不成其为态度甚至成为被利用的态度的关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今天妈妈不在家(母亲节的作文三年级150个字可是妈妈不在家)

No Comments

  读了不少写母亲的文章,也被无数次感动过。因为自己笔拙,生怕自己写不好自己的母亲,损毁了母亲形象,故久久不敢动笔。

  昨天,在中医院,我才发现母亲真正的老了。就在她唠叨地对我说着少喝酒、少熬夜时,不经意间,才发现母亲的头上已经没有了一根青丝,腰也伸不直了。我眼睛一热,赶紧走进了卫生间。

  母亲是一位农村基层妇女干部,上世纪六十年代就担任村级妇联主任,加入了中国。这一干一直到九十年代初期退休,几十年如一日,得到了人们的尊重,也属于那种德高望重的人。现如今,母亲退休在家,已经是满头白发,步履蹒跚了。

  母亲是一位很豪爽的人。几十年的干部工作造就了她这种性格。她办事干练,考虑周到,公正合理,邻里之间有什么事情也愿意找她。父亲生性内向善良,在外教书,所以家里也是母亲的一把手,说了算。

  母亲是一位喜欢热闹的人。逢年过节,她要办理得热热闹闹的;碰上哪一个家族办什么大事,她主动上前接陪,从不吝啬。早些年,本地几大姓在元宵节时组织舞龙灯、舞狮子等的活动,端午节有划龙船活动,一般同姓叔侄会送物开礼,条件好一点的要置办酒席,母亲不管是哪一姓,她都热情接待,不分彼此。我家是从大冶搬过来的,到母亲这辈已经有六代了,远亲不如近邻,星潭铺老街,几乎家家户户做喜事,都请父母亲,每逢这样的日子,母亲特高兴,早早的就跑过去找人咵天去了。以后,如若有人家里有喜事没请她,她反倒不高兴呢。

  母亲是一个特操心的.人。她生了四个孩子,我是老大,手下三个妹妹。都已经成家立业。她一操心我们的生活习惯不好,总是喋喋不休。今年过年她老人家作了个总结:我好酒,叫酒王;大妹夫好烟,叫烟王;二妹夫好赌,叫赌王。我们家,全了!第二操心我们日子困难不好过,说我们平时不节俭。如果她来看见家里电脑开着,电视放着,她肯定要帮你关掉一台;她如果看见你一二三楼的灯全亮着,肯定好吃力地爬上楼去关掉,嘴里还会说真是浪费;天不是很热,你开了空调,肯定要说。不过,这样倒有点低碳生活的样子。

  我的母亲是一个平凡的人,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也是一个值得尊重的人。我没有华丽的词句来赞美她,但是我们的心中永远装着她。

  本站涵盖的内容、图片、视频等模板演示数据,部分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通知我们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们将及时予以删除!谢谢大家的理解与支持!